大学生科普惠农“三下乡”社会实践报告

编辑:阿文时间:2020-06-22 17:13:03
大学生科普惠农“三下乡”社会实践报告,大学生科普惠农三下乡社会实践活动从今年月就开始筹划,还在学校的时候,感到有些伤心难过,不知道自己在完全不了解调研的情况下。

大学生科普惠农“三下乡”社会实践活动从今年x月就开始筹划,那时什么都不知道的我,简单看了组别介绍之后就选了“调研组”。还在学校的时候,我对调研的东西是完全不参与的,所有的计划书,调研题目,调研问卷什么的都是殷勤的组长包办了的。那时还觉得自己在“稻草人”队伍里没有一丝的存在感,感到有些伤心难过。

不过更多的是彷徨,不知道自己在完全不了解调研的情况下,真正要去面对时会发生什么状况。带着这颗忐忑的心,我们还是到了“下乡”的地点——阳西县程村镇陇石学校。

我们的研究团队共有x人,组长为***x,我,哦和吖啶树。队长只给我们x天的时间进行调研(分别是xx号,xx号,xx号,xx号)。

xx号早上准时的一场大雨,把好不容易爬起床的涛哥又给睡回去了,(天真的他以为下雨了,就不用去调研了)舒琪恰好又有课,只能四个女生出发咯。大家都是刚刚才适应新环境,都不知道学校外面是什么情况,带着不确定性,我们还是走出了学校的大门。刚开始我还挺担心因为没有男生的参与,会被村里的“刁民”给欺负的。

但现实是迫使我们面对很多不确定的事情,我们不能总想依靠别人,学会成长!

我还以为“阳西山歌”这个话题是不受人待见的,都已经做好被人家泼我冷水的心理准备了。但这一天我遇到了一个更热情的老人,这让我感觉很亲切。在这次的调研活动里,只有我不是本地人,因为听不懂他们的话语,也不知道她们和村民的谈话内容,很多时候看着她们都笑了,我却不知道笑点在**。

这时,我在感叹广东方言的强悍,两个小时的车程,我几乎听不懂对方的语言。调研特考一个人的速记能力,我们一行四人,一边问着村民的问题,一边记录着他的话语中重要的语句,而且手要很快,不然下一条重要信息或许就忽略掉了,一个上午一直保持着一个姿势,到后来可以休息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手是麻掉了的。外出时不仅仅要防暴晒下的天气,还得预防突降的大雨。

那天要不是遇上好心的“爷爷”把我们带到他的帐篷底下进行采访,我们的采访本子一定被大雨打湿。10点的太阳已经很晒了,我们还依旧坚持走完那几条村。

如果说新闻组在大脑上下功夫,后勤组在产出上下功夫,那么我们的研究组在大脑和产出上下功夫。经过一天的研究旅行,我疲惫的身体不得不在晚上洗完冷水澡后开始报告。为了不吵到新闻组的人编写新闻,调研组决定就去c班的教室一边开会一边写**,第一天害怕夜晚会有其他小动物来袭,特意把涛哥留下来陪我们。

特别搞笑的是,我们五个女生都在拿着速记本讨论着今天的调研内容,涛哥拿着手机不知所措,还跑过来问我们:”你们在开会,那我要干嘛?“从那天开始,调研组的组员,如果那天不安排外出,就总是守着部电脑在敲调研报告。

我没带笔记本电脑。每次我借涛哥的电脑,他都会拿出来告诉我电脑密码。

15号的这次外出,xx没有掉队,xx也刚好可以赶上。只不过这次调研是四次外出调研里最坑爹的一次。不仅走的路程又远又偏,而且还拿不到什么劲爆的料。

因为一直拿不到关于山歌的料,所以就总自我安慰着下一条村或许就有呢!一直向前走,不过也许也是因为知道涛哥在我们身边,也许是知道这里的村民都是善良的,所以才会那么无所畏惧的离学校越走越远。只不过就是可怜了那个没吃早餐,以为钱是万能的涛哥了(他不带水,嫌重,带着钱去路上再买,却发现走的几条村子,没有一个小卖部)一个人,不吃早餐,没水喝,在烈日下暴走了4个小时,而且还得时刻提防着路上突然出现的蛇、狗啊什么的,默默保护着这群女生。

还记得这天下雨时,因为撑着伞,写字的速度不够快,我直接把伞扔在一旁,快速记下村民提及的山歌内容,涛哥默默的为我撑着伞。那时,当我完成对村民的采访时,我松了一口气,停下来抬头。 我看到他被雨淋住了,给了我一把雨伞。快到午饭时间了,我们终于结束了面试。

可是想起那条长长的“回家路”,觉得好累,但调研组的人没有泄气,一路上聊天鼓励,慢慢的也挪回了学校。感动的是,有爱的”稻草人“队伍给我们调研组”炸弹“(加蛋)。虽然太阳很干燥,路很遥远,走路很累,但这是研究,你必须坚持选择,既然你做到了,你必须是最完美的。

这项研究的感觉是,无论路有多远,只要有目标,它就会一直存在。就像每次我们结束对一个村庄的访问,我们总是问村民在这附近是否还有其他村庄,然后按着村民指示的访向走。只要前面有希望,不管多远,我们都会坚持下去。

把调研的路途一次又一次走远, 把晚上一起写**的时间一次又一次推迟, 把所写的每一篇报告一次又一次的修改……我们只是尽自己的最大的力把调研这份工作做好。正如后勤组把每一餐都做到最好吃,新闻组把每一份新闻用心写到最好,支教组不放弃每一个小孩子,文艺组排好每一个节目。每个组都有每个组的工作,每个组都有每个组的辛苦和汗水,我们都在尽力为这个队伍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我们都是任劳任怨的“稻草人”。

17、18号我们调研第一次”出远门“ ,因为是出去外面住,经费不够,我们只能把舒琪和涛哥”落下“。只是这一趟外出,让一贯接触”很配合的村民“的我们得到了一次吃了不少苦头。

17号的重点是”相关部门“,走访了档案局,文化局办公室,文艺工作室,文联办公室等部门,每个部门听了我们的自报家门之后都是直接打发走的。一个上午,一直不停劝说,一直冷眼相待。调研没有进展,我们亦很受挫。

吃过午餐后,就在街头坐下,垂头丧气的,那样子现在想想都觉得很落魄。还好下午遇上队长爸爸帮我们弄到的一份阳西山歌历史资料,我们也死皮赖脸的跑进文艺工作室访问工作人员。这时我这个听不懂阳西话的人就派上用场了,听队友后来说那些工作人员用阳西话抱怨着我们这群大学生,所以同去的阳江队友们就泄气了,静静的站着只做笔记,不提问。

还好我没有听懂,就死皮赖脸继续问,她们无可奈何中也不得不说了一些内容。那天我们确实成长了,世界不是围着我们转,每个人也没有义务要回答你的问题,当白眼射过来的时候,我们还得有强大的承受能力去面对。

18号,台风来了,我们原本也想起床就回去学校与队伍集合,抵抗台风的!但是有了”阳西山歌王“这条线索,我们也不舍得放弃这次机会,就去采访。在去的路上,我设想了好多遍这个在网络上搜出来的”山歌王“的住宅是如何辉煌,毕竟第一次和网络上的人也算是名人的接触,我挺激动的。

但当我真正见到那个地方时,心里其实是很难受的,那里没有我想象中那么豪华,甚至是我没有想过的”落魄“。但那种不快,随着和他的交谈就渐渐淡了,我们聊了很久,他很配合的回答我们所有的问题,还给我们唱了山歌听。为了让山歌王感受到我们这次的访问是“高大上”的,我们自报家门的时候给“修改”了,说:

“我们是xx师范学院新闻部的成员,学校安排我们对阳西山歌进行调研撰写,我们希望从您这里了解到一些关于山歌的内容。”这样欺骗人家,真的好吗!

实践研究工作已经全部结束,但研究报告的撰写才真正开始。 此时”三下乡“已经进入尾声了,调研组不能面对面交流观点,但是我们总是为了调研报告,在群上开会,一边截图一边打字,就这样讨论问题,就这样开会,就这样继续工作着。

在”三下乡“之前,我们或许还是见面打声招呼的同学,但是一起经历了那些“苦难”之后,我们的话题就不是你好而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