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概社会实践调查报告二胎政策

编辑:阿文时间:2020-06-22 15:28:03
毛概社会实践调查报告二胎政策,近年来二胎政策一直是社会中的热点问题,曾在年接近成熟,可选择一些试点省份进行单独二胎试点,希望先在各自省市试点,也有许多反对放宽人口政策的声音。

近年来二胎政策一直是社会中的热点问题,那么应该如何针对二胎政策展开调查呢?下面是小编分享给大家的毛概社会实践调查报告二胎政策,希望对大家有帮助。

单独二胎政策两年前一度搁置近期再入议程

开放“单独二胎”政策的酝酿,曾在201x年接近成熟。当年5月,国家人口计生委下辖的中国人口发展研究中心提交《关于〈完善单独政策初步测算报告〉的报告》。同年7月,在乌鲁木齐召开的全国人口与计划生育综合改革半年工作会议达成共识

在自愿原则下,可选择一些试点省份进行“单独二胎”试点。

广东、上海等省市也纷纷表示,希望先在各自省市试点。

然而,也有许多反对放宽人口政策的声音。如中国社科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院长程恩富等人认为,中国应该推行更为严厉的“独生子女政策”,即:“城乡一胎、特殊二胎、严禁三胎、奖励无胎”;并将总人口逐渐减至5亿人左右。

**机构中也有一些反对者。他们的理由大致相近:担心放宽生育政策会导致人口突然增加,不利于环境、资源、城镇化、就业、人均国力和人均生活水平等很多问题的解决。

一些**经济部门甚至担心人口的增加会导致人均gdp的下降。

一位国家人口计生委的重要**曾对记者介绍,“单独二胎”政策还遭到了几个省份省委书记的反对。

反对声音一度占上风,加上之后计生系统重要人事的连续变更,以及201x年“十八大”召开和随后的国务院**机构改革众多因素,致使“单独二胎”政策被搁置下来。

今年3月,国务院进行了新一轮**机构改革,国家人口计生委和卫生部合并成立了国家卫生计生委。此后,“单独二胎”政策又再度被纳入议程。

但是,如何调整和实施生育政策,存在一个不可忽视的变量,即政策调整的主导职能是哪个部门。

今年3月14日,新华社授权发布的《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中,有“将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的研究拟订人口发展战略、规划及人口政策职责划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的表述。当时的解释是,调整计划生育政策的主导权将归于国家***。

但6月9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国家卫计委“三定”方案中,又明确“负责完善生育政策”属于卫计委的重要职能之一。同时,方案中列出的“取消的职责”一栏中,也没有此前曾提到的“制定人口政策”的内容。

7月29日,国家***新闻发言人、秘书长李朴民在回答本报记者关于人口政策制定主导权是否已归属***的提问时表示,这方面的“三定”方案正在制定中”,制定者是**编办。

有接近国家卫计委决策层的人士则向本报记者解释称,人口政策制定的职能即便最终确定归***,这和“负责完善生育政策”的职能归卫计委,两者之间也并不矛盾。“生育政策与人口政策存在一定的差别,后者更为宏观,也较虚;前者更为具体、实在。”这位人士说。

人口数据支持生育政策调整

单独二胎政策主流的人口学家们认为,放宽生育政策不会导致人口激增,还能带来促进出生人口性别比正常化,缓和社会矛盾等诸多益处。

自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当时的国家计生委选取了甘肃省酒泉市、山西省临汾市翼城县、河北省承德市、湖北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四个地区的农村进行全面“二胎”试点——即无论夫妇双方是否为独生子女,也无论他们的第一胎性别,都可以生育第二胎。

试点的结果显示,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酒泉的人口出生率和自然增长率持续下降,一直低于甘肃省和全国的平均水平,并未出现反对者所担心的人口激增。

201x年11月进行的全国第六次人口普查得出的主要数据,也被外界认为是有利于推动中国人口政策的放宽调整。

这次人口普查的数据显示,至201x年11月1日,中国内地总人口为13.40亿人;年均增长率0.57%(201x-201x年);60岁及以上老人比例为13.

26%;出生人口性别比为118.06(女为100)。

出生率方面,201x年至201x年年均增长0.57%,较之上一个十年——1990年-201x年的1.07%年均增长率,下降接近一半,幅度惊人。

同时,人口学界更看重的指标——“总和生育率”,即平均每位妇女一生生育孩子的数量。一般认为,当总生育率为2.1时,各代之间的人口更替将大致平衡。

除此之外,人口逐渐增加,而在底层,人口减少。

**民族大学理学院副院长、统计学教授徐世英的团队,根据第六次人口普查资料直接计算出来的总和生育率结果是1.18,远远低于2.1。这一结果得到各方认可。

即使考虑到漏报等因素,本报记者所采访到的众多统计学者、人口学者,给出的“最乐观”数字,也只有1.65。

老龄化方面,对于老龄化社会界定的标准是:如果人口中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比重超过7%,或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比重超过10%,即进入老龄化社会。老化程度也可以细分为:

60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的10%-19%时,为轻度,20%-29%为中度,30%以上为中度。

当前,中国60岁及以上老人比例达到13.26%,已属于“轻度老龄化”。

出生人口性别比,正常情况下是103-107(女为100)。1980年以前,中国出生人口性别比基本正常,在105-106之间波动。而在实行独生子女政策30年后的201x年,这一指标已上升到118.

06。出生人口性别比严重偏高的直接后果就是,数千万男性“光棍”的出现。

根据人口普查资料等计算的结果是,到2020年,中国约有11200万25岁-35岁的男青年,而相应20岁-30岁的女青年约有7200万。到那时,单身者可能超过4000万。或者,不到三分之一的适婚男性是单身。

相比之下,甘肃酒泉的农村地区自进行全面“二胎”试点以来,出生人口性别比近年来已回到106.30、106.83的正常水平。

对于出生人口性别比的问题,201x年1月时任国家人口计生委主任张维庆曾公开表态说,导致出生人口性别比升高的原因是多方面的,特别是传统重男轻女观念的根深蒂固。这一问题与严格的计划生育政策也有一定关系,但计生政策只是加剧了出生人口性别比升高的状况,并不是说实行计生政策就必然导致性别比的偏高。

其实早在“六普”数据发布前,包括时任国务院第六次人口普查领导小组成员、国家***副主任朱之鑫在内的数位**就曾预计,“六普”主要数据出炉之时,“单独二胎”政策实施的时间表也将确定。

201x年10月29日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允许实行普遍二孩政策,政策规定:坚持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完善人口发展战略,全面实施一对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政策,积极开展应对人口老龄化行动。新政策在西夏墅镇出台后,育龄群众对二孩生育意愿的意见进行了匿名调查。

“全面两孩”政策于201x年元旦起正式实施。然而,新政落地,又有多少适龄群众打算生下自己第二个宝宝呢?

一、调查基本情况

此次调查共有50人参加调查,调查的对象年龄:25-30周岁21人,占42%,31-35周岁17人,占34%,35-40周岁7人,占14%。其中:

男20人,占40%,女30人,占60%。文化程度大学及以上47人,占94%,高中(中专)3人,占6%。家庭年收入5万-1022人,占44%,3万-516人,占32%,10万以上12人,占24%。

对如果已育有一个男孩子,愿意生二胎的有9人,占18%,64%的人选择不愿意,持无所谓态度的有9人,占18%。如果第一个孩子是女孩,20个人愿意生第二个孩子,占40%,19个人不愿意,占38%。

认为有两个孩子的家庭比一个孩子的家庭相比生活更幸福与风险承受力大各占16%,大部分认为无法比较,各有优劣。对于添一个弟弟(妹妹),孩子的看法是32%的家庭为同意,24%的认为不同意。

关于生二胎,家里长辈的意见认为必须生为9人,占18%,不干涉有39人,占78%。影响生育二胎意愿的主要原因是有44人认为经济原因,占32%,家庭环境因素31票占20%,身体状况和工作事业因素各占20%。

二、调查结果分析

经过多年的计划生育之后,“少生”的观念已经深入人心;再加上经济发展带来的生育迟缓,我国如今已面临非常严重的人口结构的问题,总生育率不高,这将严重制约我国的经济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