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寒假卖对联社会实践报告-版

编辑:阿文时间:2020-06-20 17:07:07
大学生寒假卖对联社会实践报告-版,于是我主动向舅舅要求到他店里帮忙卖对联,虽然在卖对联时与他们只有短暂的接触,起码在待人接物方面也会有所提高,舅舅原来是开书店的,今年的寒假生活。

今年寒假,是我大学生涯的第一个寒假,放假了不能闲着啊,于是我主动向舅舅要求到他店里帮忙卖对联 。主要是想通过社会实践体验做销售员的感觉,提高自己的口才。更重要的是,我在卖对联的是候可以看到很多不同性格的人。

虽然在卖对联时与他们只有短暂的接触,但对于我们这种一直生长在象牙塔里的人来说,见识不同的人人也许对于自己将来出去社会工作也有一定的帮助。起码在待人接物方面也会有所提高。

让我先介绍一下这次实践活动的工作环境。舅舅原来是开书店的,几年前镇上所有的中小学课本都是由舅舅作为中间**商所供给的。但是后来镇上的教育办公室收回了他叔叔的供书权。 为了谋生,叔叔开了一家百货商店。

但人们还是习惯把它叫做书店,尽管店里的书已经寥寥无几了。既然是什么都卖的百货商店,到过年时,舅舅也会批发一批对联、门神、利是封等摆着卖。新年的头十天我们就要开始工作了。

我们主要是用竹竿和防水布在书店门口搭成一个很大的帐篷,然后把已编好号的对联挂在上面让人挑选,而下面就整整洁齐地摆好对应号码的对联以及各种门神、利是封、门帘等过年所要用到的东西。工作环境是相当简陋的。但当所有的对联都挂上去时就显得很有节日气氛。

我期待更多的人购买我们的对联。当然,镇上每年卖对联的人越来越多。看着它,整条街都是红对联高悬。但可能由于我舅舅已经卖了多年的对联,因此许多老顾客还是会到书店里买对联。

虽然我是大学生,但我想假如没有亲身去卖对联,我也未必懂得如何简单区别上下联。况且,现在的人似乎不像过去那样每个门口都贴上对联,而是选择一对最好的贴在大门口就了事。因此,很难选择一副好的对联。

在那里工作几天,我都见有些顾客会自带笔和纸在那里比划着,年长者还喜欢讨论对联的工整性。他们选好后,会让我们的临时售货员拿到相应号码的对联。由于人多嘈杂,通常一天吆喝下来,嗓子都会变得嘶哑的。

不过,当我看到顾客都满足地拿着一卷卷的对联离开店铺时,我的内心还是欢喜的。

大学生寒假卖对联社会实践报告-版(二)

今年的寒假生活,与往年相比,除了时间长点,其他方面无异。依旧,我的实践活动便是卖对联。

我参加对联销售至少6年了(加上今年),这也可以说是我的老本行。

这个寒假,天气很美,整体感觉很暖和,而且风小,几乎没有风。不仅有了天时,还有地利呢。今年,我还在老地方摆摊。

至于人和方面,我们不需要像往常一样在晚上把对联带回家。我母亲的一个熟人在街上开了一家卖对联的汽车店,所以我们把对联贴给他。要知道,若不如此,骑着自行车,每天早上将对联送到集市上,在夜晚,赶夜路将对联再带回家,那是很累的。

有了寄存处,我们只需要把大部分的对联寄到那里,省去了回家后拆箱整理的麻烦,方便多了。

今年,还是由我和妈妈来卖对联。每天早上7点以前,我就出发骑自行车,大约花了40分钟才到商店。

到寄存处取对联,运到摊位处,由母亲负责摆放要放在地上的小货物。对我来说,我负责将蓝色的大双绞线挂在墙上。有了明确的分工,它很快就会完成。

之后,就等着买主买对联了。在空闲或清闲一点的时候,我便阅读从校图书馆借的《戴笠全传》。我们是在农历十三号开始卖对联的,刚开始的几天,人们大都觉得时间尚早,故很少有人买对联,每天的收入也不多,收摊也较早,回家的时间大约在下午2:

00-00:但后来购买的人越多(根据母亲的说法,今年人们购买对联的时间要比往年早。往年时,对联大都在二十五之后开始热卖,且每日的收入在200元以上),但今年的日收入比较均衡。

最近几天,摊位关门很晚(有一天,路灯亮了,别人买的)。晚上回家的时间大约是6:00-7:00

1因为母亲的年龄大了,腿脚不如往年利索了。今年,我们只有两集:村里的一集和坊子的一集(这不是一集的时候有很多人在这里买对联)。

坊子集很不错,但当地摊位的成本很高,今年达到了120元。往年,卖对联可遭罪了。那时候,天很冷、风又大(刮得对联乱折、乱飞,我们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还有雪,雪会变成水,会被弄湿,或从屋檐上滴下,情况很糟糕,偷窃更何况要走。我记得我刚开始卖东西的时候,在初中的时候,我的手冻得连夹子(一只手)都打不开。那境况用一个字形容:

惨。今年卖对联,因条优越一点,对联的价钱亦硬一点,本钱挣出得比往年早一些。下面,我就着重介绍一下几天的情况吧!

农历二十三,是我村的集,又是坊子大集,母亲便留在家中赶本村集(这是她第一年赶本村集,虽然我家已有近二十年卖对联的历史了)。我独自一人赶坊子大集。那一天风较大,我只比往日晚走了十分钟,到坊子后却发现同行们都快准备好了。

我赶紧准备先把小商品放在地上,然后匆匆挂上对联。那一日,因为是大集,赶集的人很多,且赶集很早,还没等我挂上几付,我向南侧看了一眼,哇噻,南面的同行大多开始忙开了。我于是赶紧挂对联。

当还有2米长的对联时,我会有一个顾客来我家门口。我很着急:一边卖对联,一边挂对联。我很忙。

我心中暗暗叫苦,仅凭我一人怎能忙得过?下午,母亲在收完摊位、匆匆吃完饭后,又急忙赶到坊子集同我一起卖对联。经过一天的忙碌,卖了不少钱(具体多少钱我已记不得了,母亲说,她在家中很忙,卖了100多元吧!

她说她没想到村里有这么好的市场。

27.前几年,这是个吉祥的日子。因为要到年根了,有很多人前买对联,一天要挣上小00元钱。但今年的这一天,风很大,北风呼啸。因为摊位所在的街道是南北向的,所以不可能卖对联。

我们街上的一些小贩正在寻找其他摊位(大多数以失败告终),有些则干脆回家。还是母亲想得周全,将一张大篷布艰难地撑在摊位北侧,这才能挂上了六付对联,将小货物取出,叠放在下面,等待买主。虽如此,但买的人依旧很少(虽然我们的卖价很低,因为在我们这里买不安全,风太大了,稍有不慎,容易将对联撕裂)。

而在此不远处的一条东西走向的大街那里,买对联的人有很多,卖主在这一天中几乎没有闲着,据说价钱还很高呢!用某个地方的方言来说,他们今天赚了很多钱。

好在有两个大户(每人买了一副0元左右的对联),只是挽回了一点损失,好像一共卖了140元!

二十八,又是坊子大集。母亲在家中赶集。在这一天,父亲下班了,所以他和我一起去了市场。

我们摆好摊位后,发现北方没有顾客,南方摊位周围也有很多人。我和父亲很着急,我们觉得时间过得很慢,很困难。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人群逐渐向北移动,生意开始好转。

下午点之前,母亲赶到坊子……这一天,在我们三人的共同努力下,收获颇丰,共卖了五百四十多元,创历史新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