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生快乐阅读的实践与研究”课题中期报告

编辑:阿文时间:2020-06-19 14:22:06
“小学生快乐阅读的实践与研究”课题中期报告,常州美渡教育集团丁军梅,阅读的重要性越来越受到重视,扩大阅读面增加阅读量,有助于提高学生的语文素养,常州市觅渡教育集团语文组也进行了以爱读乐写为目标。

常州美渡教育集团丁军梅

《小学生快乐阅读的实践与研究》这一课题,自2017年2月开始酝酿,2017年5月开题。

课题背景

一。新课程改革的要求

随着新课程改革的深入,阅读的重要性越来越受到重视。新课标强调小学阶段应完成145万字的阅读量,提出小学生要“培养广泛的阅读兴趣,扩大阅读面;增加阅读量,提倡少做题,做读书,读好书,读整本的书。”

2。提高小学生语文素养的要求

引导学生阅读课外书,有助于提高学生的语文素养,因此如何激发小学生阅读的兴趣,课内外结合进行阅读指导成为一线教师研究的内容。

三。类似项目提供的良好外部环境。

“亲近母语”课题组的实验,韩兴娥老师的“海量阅读”教学等为广大教师的研究提供了一些经验。常州市觅渡教育集团语文组也进行了以“爱读乐写”为目标,构建“语文课程新形态”的课题研究,营造了较好的书香校园氛围,为本课题的研究提供了良好的外部环境。

选题的意义及研究价值

课题研究要研究教学中存在的问题,为学生的发展服务。本课题将致力于解决目前同类课题研究中出现的部分问题,以班级为实验研究的阵地,用教师工作室团队合作的形式进行实践研究。

概念界定:

快乐阅读:指针对小学生年龄特点,寓读于乐,进行非功利性的阅读,陶冶情操,激发学生阅读的兴趣,养成良好的阅读习惯,提升语文素养。

研究目标:

1、针对目前语文教学中小学生课内外阅读的现状进行实践研究,开阔学生的视野,使学生爱上阅读,进而对语文学习产生浓厚的兴趣,提升语文素养。

2。激发教师的科研积极性,探索引导学生快乐阅读的有效策略,促进教师科研成长。

研究内容:

一。小学生阅读能力差异的研究(英文);

2。课外阅读衔接研究;

三。创建班级阅读生态系统。

这三方面的内容不是割裂的,而是密切联系的。

研究过程:

一、立足差异,找准年段研究载体进行研究

阅读的差异在于不同年龄段的学生喜欢阅读的文学作品的主题和内容不同。课题组的10位教师,执教不同的年段,在课题研究初期,各实验教师立足本实验班,围绕研究内容,进行问卷调查,了解本班学生的阅读状况,然后进行汇总分析。调查发现,低年级的学生对**并茂的画报、绘本比较感兴趣,中年级的学生掌握了常用字,阅读能力有所提升,对童话、幻想**等情有独钟,高年级的学生阅读涉及面较广,因此根据学生的年龄特点和兴趣点,我们决定了打造班级阅读生态圈的年段载体。

低年段主要研究绘本阅读教学,中年段侧重研究童话故事阅读,高年段综合阅读进行文学欣赏研究。

在确定了研究的载体之后,我们思考了如何让学生热爱阅读,成为快乐的读者。

在绘本阅读研究中,我们用主题阅读的方式,选择贴近学生生活实际和心灵世界的绘本,以主题单元的形式进行阅读指导。引导学生去发现图画之奇趣,语言之灵动,情感之动人,在实践中总结了“关注画面、放飞想象、品味语言”的三大关注点。在研究中,我们发现,同为低年段,对同一本作品的理解也有差异,课题组以同一绘本《我爸爸》进行不同年级的同题异构,一年级的学生阅读绘本更关注画面,二年级学生阅读绘本则更关注语言,但各侧重点之间也有交叉。

基于差异的研究将使阅读教学的目标更加明确。

在绘本阅读研究的过程中,一旦点燃了学生阅读兴趣的火花,他们的敏锐与细致往往令教师惊叹,绘本阅读,让我们发现:每个儿童都是敏锐的发现者。

在中年段的童话研究中,采用评选“故事大王”、“最佳演员”的激励方式,鼓励学生进行丰富多彩的表演活动。由课本剧的表演,进而表演自己所感兴趣的童话故事,既培养了学生阅读童话的浓厚兴趣,又在表演中习得了语言,培养了发散性和创造性思维。在表演中,学生体验童话的作用,积极参与学习过程,阅读童话,让我们发现:

每个孩子都是天生的演员。

高年级的学生具备了一定的阅读能力,阅读的体裁也比较广泛,因此,我们从引导学生进行文学欣赏、文学评论开展了“我是文学评论家”系列活动。通过开设文学欣赏指导课,向学生传授文学欣赏技巧,通过开展作品辩论会、读书报告会、名著影视对比赏析等活动引导学生研究作品,走进作家,形成独特的评论观点,培养学生的审美鉴赏意识。

儿童欣赏文学的视角是独特的,在这一系列活动中,不仅培养了学生的审美鉴赏意识,更让实验教师真切地感受到每个儿童都是独特的评论家。

通过分年段的阅读,学生在阅读中发现,在阅读中表现,在阅读中思辨,成为了敏锐的发现者,大方的小演员,独特的评论家,在阅读中寻找到了快乐。

2、 基于课堂的课外阅读衔接研究

语文课堂教学与课外阅读密切相关。首先,课文也是文学作品,“文学作品研究先于语文教材研究,这应该成为语文教师的自觉意识和行为准则。”(朱自强语)研究中,我们扎实上好课本中的文学作品,让其为激发学生阅读兴趣服务。

其次,教材无非是个例子,由教材生发的课外阅读是多元的,挖掘课本与课外文学作品之间的连接点,让课外文学作品成为教材的拓展资源,可以拓展阅读同一作者、同一题材、同一体裁的作品;也可以进行古文白话文对比阅读……再次,优秀文学作品可以直接进入语文课堂,如分年段阅读的绘本、童话、名家名作等。

我们对课内外阅读衔接的课型进行了初步研究,读写结合课型,如教材内容《会走路的树》《小露珠》等课内童话的教学;阅读讨论课型,如《我爸爸》、《我有友情要出租》等绘本教学;数字化平台交流课型,如《查理和巧克力工厂》《海伦凯勒》等课外整本书的阅读指导等。

三、多管齐下,打造班级阅读生态圈

快乐阅读一定要让孩子自动自发地拿起书来阅读,这就需要为学生打造一个能够快乐阅读的环境,即打造班级阅读生态圈。

所谓班级阅读生态系统,是指一个班级,由图书、家长、教师、学生共同创造一个有利于学生阅读的环境。在这样的环境下,学生可以快乐地阅读,养成良好的阅读习惯,提高语文素养。课题组老师基于差异性的分年段阅读研究、课内外阅读衔接研究促进了班级阅读生态的打造。

此外,课题组教师还通过多种方式创建班级阅读生态系统。一是确保有适合阅读的书籍。鼓励学生通过购买书籍、与学生共享书籍、从学校图书馆和社会图书馆借阅书籍等方式寻找阅读资源。

二营造班级书香环境,设立“书香园地”,开辟阅读交流栏,进行阅读之星评选;三是积极倡导家庭亲子阅读,鼓励与家长一起阅读。四是组织各类阅读推广活动, 如建立“文学家偶像库”、进行读书报告会、成立故事大王联盟等。

研究中存在的问题或不足:

1、儿童阅读文学作品的差异性还有多方面,如性别差异、个性差异等,我们要研究差异,尊重差异,基于差异进行阅读指导,阅读才能成为学生个体自觉的行为。

2、课内外衔接研究的点过于分散,要精选与各年段研究载体一致的体裁进行研究,重点研究三种课型:基于教材的拓展阅读课型、课外读物的读中指导和读后交流课。

三。为了创建班级阅读生态系统,应加大阅读推广活动的开展力度,让学生在活动中阅读、讨论、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