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大学生毛概个人社会实践报告

编辑:阿文时间:2020-06-15 14:22:02
XX大学生毛概个人社会实践报告,由于大学生年龄较轻,他们尚未获得经济上的独立,消费观念的超前和消费实力的滞后,同时难免存在一些非理性的消费甚至一些消费的问题,三中全会以来。

一、调查背景:

当前的消费市场中,大学生作为一个特殊的消费群体正受到越来越大的关注。由于大学生年龄较轻,群体较特别,他们有着不同于社会其他消费群体的消费心理和行为。一方面,他们有着旺盛的消费需求,另一方面,他们尚未获得经济上的独立,消费受到很大的制约。

消费观念的超前和消费实力的滞后,都对他们的消费有很大影响。特殊群体自然有自己特殊的特点,同时难免存在一些非理性的消费甚至一些消费的问题,如没有形成完整的稳定的消费观念,普遍还存在储蓄观念淡薄和盲目攀比心理的消费问题等。

二、调查对象:

大一到大四学生。

三、调查方法:

采用络问卷调查方式。

四、报告正文:

论大学生消费现状

摘要:针对越来越明显的大学生消费热问题,我们进行了络问卷调查,其中对每月学生的主要花费进行了提问、对比、数据分析,总结了我校大学生的消费主要去向,从普遍现象来看,我校大学生中简朴的学生要明显多于肆意挥霍金钱的学生,但是,现今普遍生活水平的提高也直接导致了生活费用的明显增加。

关键字:大学生、消费、物价、消费**

正文: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当代大学生的消费水平正逐年提高,越来越多的家庭感到供养一个大学生的压力,很多人说,大学生的消费水平基本可以赶超白领。那么,大学生的高消费到底源于何处呢为什么大学生的花费会如此巨大呢

本次的调查对象多为大二的学生,虽然反映出的问题不是很全面,但是也有一定的代表性。从调查数据的整体来看,大多数同学的月生活费都花在了伙食费、通讯费、交通费等基本生活费用上,但是为什么生活费用会越来越大呢我们分析,可能是社会整体消费水平的提高,物价**,物资丰富等原因能造成的,此外,地域不同,环境消费水平的不同也是影响大学生生活费用重要因素。

根据调查结果显示,虽然目前社会经济有所发展,人民生活水平普遍提高,但大学生的消费水平还是比较低的,增长不是很快。31%的大学生月生活费还限于400600元,月生活费水平主要集中于6001000元,占到了59、5%,仅有7、1%的大学生每月的生活费在***元以上,在1200以上的只有2、4%。从此项数据显示,大学生的基本消费结构还是十分正常的。

首先,我们发现大多数大学生对家长的依赖性很强,独立意识较弱,他们的生活费**大都仅仅来自于家庭(81%),只有极少数的学生会通过自己做兼职打工(7、1%)来减轻家庭的负担。这一方面说明了我们的大学生独立性差,责任感弱,生存能力低下,不会体谅他人,另一方面反映了高校教育和家庭教育存在的普遍问题,对于中和素质和人格培养的忽视。被调查者资金主要是由父母或家庭提供这个数据还说明了一点,这种情况是当代大学生的普遍情况。

很多社会因素我们无法改变

,但是我们需要关注的是,很多人居然认为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即使做兼职,大多数学生也不是为了减轻父母的负担,或是尽早经济独立,而是为了要增长个人的阅历和社会经验,大家经济独立意识之差可见一斑。比起欧美发达国家的同龄人16岁就要经济独立来说,差距较为明显。可是,换个角度思考,这也是我们提高大家经济意识的一个突破口,需培养和加强。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伯特·清崎曾经说过:“理财与你挣了多少钱没关系,它是测算你能留住多少钱以及能让这些钱为你工作多久的能力。”

消费层次一定程度两极分化这是大学生消费中的另一个显著特点。据有关资料显示,武汉大学生中其中年消费最高的达到28500元,而年消费最低的只有2100元。大学生年支出均值为元。

这其中有%的大学生把家庭供给作为最主要的经济**,占其总消费的70%以上。家庭收入越高,对学生的经济供给越多,构成大学生消费的一种特殊的奢侈格局,主要表现在旅游、电脑、手机和娱乐等方面的消费上。在我们的调查中也体现出了大学生消费的两极分化,不过高消费的人还是少数的,仅2、4%的被调查者每月生活费在1200以上。

而生活水平较低的学生主要是在娱乐、交际、通讯、衣着等方面比较节俭,学习方面的花销也会适当减少。

研究了各个方面的支出金额后,我们发现学生们花费最多的事在饮食方面,通讯费用和娱乐费用跟以往调查显示的结果相比有增长的趋势,花费在学习方面的金额与其他方面相比所占比例始终较小。由表中数据可看出,饮食方面支出居于250——400的人数最多,“吃饭消费”占总消费的比例较高,因此,大学生这一群体的恩格尔系数较高,这可能是这一群体的特点。总体来说上大学生的消费仍然处于“温饱”阶段,即吃饭穿衣仍然是支出的主要方面;但是这种“温饱”已经有向“小康”过度的趋势了(这点由我们日益增多的娱乐、通讯支出,潜在恋爱支出就可以看出)。

花费在学习方面的费用所占比例不大从侧面反映出当代大学生的学习心态不是很积极,学习欲望不是很强烈,经历过多的放在娱乐和校园生活的其他方面了。学校和社会可以对大学生进行适当的引导,多买书,多读书,努力发展完善自己,充实自己,提高自身价值。人际交往费用的增长,说明学生越来越重视学校中的人际关系交往,这既是好事但也有值得忧虑的地方。

更进一步的思考综合以上的数据我们可以看出,“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时代已经过去,我们正逐渐成长为新时代的全面发展的人才。在大学读书的我们,目前基本上还没有能自主负担所有生活开销的能力,所以,在花钱购物时就要时刻提醒自己,不能肆意挥霍,许多没有必要的开销都应逐一免去,在大学期间养成良好的理财习惯。

建议同学们要控制欲望,不要盲目炫耀,更不能攀比,攀比心理的形成不可避免。我们应该如何面对呢首先,我们应树立适应时代潮流的、正确的、科学的价值观,逐渐确立正确的人生准则,给自己理性的定位。大学生的确需要竞争意识,但并不是所有的事物我们都需要争,生活上次于别人,并不可耻,没有必要抬不起头来;

多把心思放在学习上;购物时不要急于出手,多参考别人的意见;

另外要学会理财,制定每月的开销计划,进行消费记帐也是大有帮助的。理财其实也是一种管理能力,如何去管理自己的财富,进而提高财富效能,如何去规划、管理自己的生活能力。

XX大学生毛概个人社会实践报告(二)

三中全会以来,从“左”的路线和思想束缚下逐步摆脱和解放出来的人民,在邓小平理论的旗帜下,按照党中央确定的基本路线,以极大的历史主动性和创造性,大胆探索,不断创新,由十二大的“计划经济为主,市场调节为辅”,到十三大的“国家调节市场,市场引导企业”,进而到十四大明确提出“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具有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逐渐形成。

(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性质与特征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是市场在国家宏观调控下对配置起基础性作用的一种经济体制,它是社会主义基本制度与市场经济的结合。作为市场经济,它本身没有姓“社”姓“资”之分。但是,市场经济又总是与各国特有的历史条件和社会基本制度结合在一起,因而又具有自身固有的特点。

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与社会主义公有制、共产党的领导、共同富裕的奋斗目标紧密相联系的,与以私有制为基础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形态有根本的不同。它有与其他市场经济体制的共性,又具有与其他市场经济体制不同的特征。共性表现在经济活动市场化、企业经营自主化、政府调节间接化、经济运行法制化。

其次,在所有制结构上: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平等竞争,共同发展;在分配制度上,实行以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 效率优先、兼顾公平;在宏观调控上,国家把人民的当前利益与长远利益、局部利益与整体利益结合起来,能更好地发挥计划与市场两种手段的长处。

(二)进展与成绩

经过艰苦的努力,我国的经济体制改革取得若干重大而明显的进展。概括起来,主要表现在以下五个方面:

1、微观基础发生结构性变化。所有制结构和企业制度是经济关系的基础。经过20多年的努力,已经初步确立了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现代市场经济所要求的微观经济基础已经形成雏型。

2、市场经济体系建设特别是商品市场体系建设取得重大进展。到现在,除垄断性行业和少数重要领域外,市场机制在经济运行中基本取得主导地位,无论是国民经济的总体市场化程度,还是产品的市场化程度以及部分要素的市场化程度,都有了相当程度的提高。

3、新型分配制度和社会保障制度体系的雏型正在建立中。国民收入宏观分配形成新的格局,按劳分配与按要素分配开始结合,个人收入分配调节机制逐步建立,以间接调节为主的宏观调控体制初步形成。

4、对外开放格局取得突破性进展。经济体制改革是与对外开放紧密结合进行的,相对于传统的封闭格局而言,对外开放本身就是改革。在过去的20年中,对外开放的地域、领域不断扩展。

与此相适应,我国对外贸易体制改革取得积极进展,特别是外经贸经营权进一步放开。同时,我国开始实施“走出去”战略,不少企业开始到国外投资建厂,国内市场与国际市场逐步贯通,融合度不断提高。

以上分析,我们大体可以对改革的进展成效作如下评估:我国传统的计划经济体制的格局已经明显改变,在竞争性领域,市场对配置的基础性作用开始发挥,在少数传统垄断性领域,也即将形成市场力量对传统体制的包围之势,总体上说,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基本框架已经初步建立,这对于我国现代化建设事业具有重要而深远的意义。

(三)突出问题

这里需要说明,“初步建立”并非指体制的全部,而是指体制的“基本框架”。因为我国前20年建立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框架还很不完善,与要建立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目标相比尚有很大距离。总体上分析,当前我国经济体制改革存在三类问题。

首先,市场化改革的一些深层次问题尚未取得突破 ,如产权改革滞后、要素市场“双轨制”、按要素分配的实现机制、政府自身的体制改革问题等等。

其次,进入新世纪后国内外形势变化提出的新挑战。主要表现在:以信息革命和生物工程革命为代表的新技术革命的挑战、以贸易自由化、投资自由化和金融自由化为主要内容的经济全球化的挑战、以市场供求关系变化和经济增长方式转变为主要内容的经济发展格局的对经济体制改革的挑战。

并且,由于改革背景等因素,我国的市场化存在先天不足,这种“先天性不足”和“后天的进展滞后”结合在一起,使改革的难度明显增大。

再者,改革主体本身的利益制约问题。的经济体制改革已经经历了一代人的时间。从改革主体本身分析,有两个问题比较突出:

一是改革主体的利益制约问题。二是改革方略的调整问题。这就要求,下一阶段的改革,不仅是对前一阶段改革的延续和深化,而且是对原有某些改革方略的调整。

从这个意义上说,改革者有一个与时俱进的问题。

(四)对改革战略的思考

以上对我国经济体制改革进行了分析和判断,由此引起对经济体制改革的若干战略问题的深层思考。

思考之一:经济体制改革围绕着什么“轴心”展开

从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我国的经济体制改革是以推进生产力的发展为中心展开的,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在实践上,都把是否有利于生产力的发展作为衡量改革得失成败的标准之一。但是,前一阶段的改革主要是针对旧的传统计划经济体制对现有生产力发展的束缚而展开的,现在的问题是,不仅要破除影响现有生产力发展的体制性障碍,而且尤其要破除影响先进生产力发展的体制性障碍。还要为先进生产力发展创造新的体制环境,从而在一个更高的层次上实现经济体制改革与经济发展的结合。

同时,也要注重人自身的解放和发展,紧紧抓住由“计划人”向“自主人”转变这一核心问题,促进人的自由的全面发展。这就要求我们不仅着眼于人民现实的物质文化生活需要,而且着眼于促进人的思想素质的提高;不仅从体制上促进人与自然的协调发展,更要从体制上保证人民群众作为独立的社会力量依法管好自己的事情,实现自己的愿望和利益。

思考之二:经济体制改革应当采取什么样的战略取向

前20年的改革,经济体制改革是以市场化为取向的,但总的来说深度不足,距离目标模式尚有很大的距离。在这种背景下,应当明确提出以深度市场化、国际化和法制化作为改革的战略取向。

按照这一思路,经济改革应有新的追求:深化改革的层次;拓展改革的视野,立足于国内国际市场化,加快建立与国际经济规则相衔接的市场经济体制;聚集改革的力量,不仅依靠国内“内生”的改革力量,而且要学会利用外部力量;强化改革的秩序;逐步提升为规范化和法制化管理。

总之,以深度市场化、国际化和法制化作为改革的战略取向,经济体制才能更加完善、更具有生命力,才有可能成为当代世界最具竞争力的体制之一。 思考之三:经济体制改革应当采取什么样的协调推进方略

前20年的改革,我们在“单项改革”方面做了大量工作,虽然20世纪80年代以后也强调协调配套,但只是在经济领域进行,配套协调的程度也比较低。随着改革的深化,未来改革的系统性明显加强。需要三个层面协调推进:

第一层,以搭建社会保障制度为“平台”,推进经济体制改革自身的协调配套。就经济体制改革自身的内容来说,主要涉及五个方面,即所有制和企业制度改革、市场体系建设、分配制度改革、政府管理体制改革以及社会保障制度建立等。

第二层,推进经济、科技、教育等体制协调、配套。除做好企业、市场、分配、宏观管理体制等方面的改革配套外,还要看到先进生产力要求科技进步和劳动者素质的提高,并要求可持续发展。 与政治体制改革

第三层,经济体制改革与政治体制改革协调共进。这不仅是对经济体制的挑战,而且也给政府管理体制及整个政治体制改革提出新课题。与其被动的“变动”,不如主动“出牌”,始终掌握政治体制改革的主导权,把这场变革掌控在“三个代表”的思想框架内。

同时,还要看到,无论国际还是国内都存在复杂多变的因素。为此,必须正确处理改革、发展、稳定之间的关系,强化国家对宏观经济的调控能力,改革的力度要同社会稳定程度相适应。

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是符合我国国情的唯一正确的选择。几十年的发展中,它逐步走向完善,所取得的那些举世瞩目的成就也向中外印证了它的正确性和前瞻性,然而,改革并非完美无瑕,问题更不容忽视,只有敢于正视矛盾,并以一种积极的姿态去解决这些问题,市场经济体制才能充分发挥它的优越性,社会主义才能走的更远、更好!

参考文献:

1、《经济改革的新阶段》,中译本, 1994年版。

2、尼古拉斯·r·拉迪:《未完成的经济改革》,中译本, 1999年版。

3、俞可平主编《海外学者论经济改革》,1997年版。

4、曾培炎主编《新经济50年1949~1999》,1999年版。

5、王梦奎主编《经济转轨二十年》,1999年版。

6、张卓元主编《21世纪经济问题专家谈》,1999年版。

7、肖耿:《产权与的经济改革》,1997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