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具厂社会实践报告-版

编辑:阿文时间:2020-06-12 14:34:06
灯具厂社会实践报告-版,对于生活在社会底层,因为他们微薄的收入和卑微的地位,厂的规模不算很大,做一些简单的不需要技术的零工,换作是本地的谁愿意拿着一个月一千左右。

对于生活在社会底层,仅靠着每小时几块钱工资维系生活、养育下一代的人们,我们该怀着什么样的心态去看待他们呢?怜悯?同情?

因为他们微薄的收入和卑微的地位?可我们曾想过他们的另外一面,他们满怀希望,爱情美满,不输于我们任何一个人,快乐地生活着。

因为学校要求我们在暑假实习,所以我在我家附近找到了一家灯具厂在那里工作。厂的规模不算很大,由于我是临时工,便把我安排在了产品包装部,做一些简单的、不需要技术的零工,例如擦球泡,包装彩灯,贴标签等。我上班的第一天,发现这个部门几乎所有的人都是外人。

后来一想,也是,换作是本地的谁愿意拿着一个月一千左右,而且还是每天辛苦加班得来的工资去做呢!我原以为他们会感到不耐烦,在工作的时候不停地抱怨,毕竟每天做着相同枯燥的体力活,而且环境也不是很好,特别是下午一点到三点之间,工作的地方简直就像一个火炉,排风机里吹出来的风都是热腾腾的,我做了几天就受不了了,他们怎么就能忍受呢?有一天,在工作的时候,突然有个中年妇女问起,要在这边上学大概得花多少钱?

我想接下来说,光借阅费要很多,阿姨你这是打算接孩子吗?这不是增加了你的负担吗?她却笑呵呵的说,要钱也没办法啊,在家没人照顾,爷爷奶奶都老了,接过来放心。

再说,孩子是自己的,这算是一种负担!将来我还盼着他有大出息呢。接着便又埋头干起了活。

是啊,这真的不能算是负担,要算也只能是甜蜜的,于此,她的生活中怎么可能尽是心酸啊,因为她同我们每个人一样怀揣着梦想与希望!

接下来的几天,由于厂要搬迁,于是活也接的不多,我也便闲下来了。领队安排我在粘灯的地方做帮手。胶水区有几对男女,我觉得应该是情侣关系,因为他们手上戴着情侣戒指。

打胶很枯燥,并且时间长了脖子跟手都会很酸。可我看他们俩却一直说说笑笑,一副轻松的样子。后来,工厂里的人说他们结婚了,尽管他们还很年轻。

这也难怪了,因为我每次下班回家都会看到他俩十指紧握的走在回家的路上,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仿佛一天的工作对于他们来说是无比的轻松。其实也是,即使再苦再累的生活,只要身边有个疼你,关心你的人在,日子也能过得像蜜一样甜。